当前位置:督察文化

文明遗失的碎片


——《城管来了》从街道旁的路阶到占道的小商贩
发布时间:2013-07-03 来源: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 马署光 【字体:

  按:初中以来,笔者在学生阶段曾数年勤工俭学,切身体会到了一个社会底层小不点的酸甜苦辣,工作以来,虽不再俯身于街头和工地,但平日里常亲身目睹许多小市民的生活状态,也曾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直以来,读书看报,浏览网站,时常看到要么某某城管被某某街头小贩行凶而因公殉职;要么某某小贩被某某城管打伤住院……似乎这种现象永远不曾落幕。虽然杀人者已归案,殉职者也得到了某种荣誉的回报。但逝者离去,伤者悲伤后,城管和小贩的斗争仍在继续上演,这其中的些许问题不能不令人深思。最近随手翻了《城管来了》这本书,近日又闻武汉城管乔装小贩以亲身体验式“卧底”,似乎城管这个话题就没消停过。闲来笔记,笔者在此也聊发几句感慨,权当旁观者的呓言。

  漫步于街头,不经意之间可以看到人行道路沿两边各式各样的路阶,水泥砌的、木头钉的、铁板焊的等等不一而足。这无数的路阶,随着门市店铺的分布延伸在城市的许多街道。也许,新的一年中一场马路拉锯战又将再次打响了:昨天市政部门刚刚将这些“有碍观瞻,影响市容”的路阶清理完毕,今天的街头重又出现了替代之物;继而清理、复位,复位、清理……直至市政部门的人员偃旗息鼓,路边的路阶重新占据了原来的位置。同时伴随的一边是是管理者的挠头感叹,一边是市民喋喋不休的埋怨和争执,看来双方都有太多的理由来反驳对方的理由。

  诚然,市政管理部门为了维护道路的顺畅,市容的整洁而行使自己的职责;市民为了自己出行的顺利、生活及生意的方便,提出着自己的正当要求。二者都统一于城市文明的进步,和谐社会的建立,生活的健康有序,但为何频发如此看来不可调和的矛盾呢?

  由此,大家如果留心可以发现许多相似的小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路边的宣传栏早已玻璃开花,残破的门栏在风中摇摆;人行道上的垃圾箱被人开膛破肚,躺倒在人的脚下呻吟;铁道线两旁的隔离栏早被“大卸八块”,出头横遭劫难……在此,我们谴责某些市民素质的低下,唾弃他们的劣行及其对文明形象的玷污。但如果我们深层次地换个角度去思考:假如市政规划和建设者们事先留出了方便上下交通的斜坡;假如道路管理者预见到可能发生的破坏而多方筹资建立人行天桥,不再成为一道人为的障碍;假如……

  只可惜,这一切假如都没有实现,事情还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在我们批判谴责的同时,我们是否可以回问一声:“城市的管理者们,你们是否觉得自己的工作存在某些缺陷?”

  我们追求城市环境的整洁卫生,推动市民素质的提高,崇尚有序的人文进步,这需要全体市民共同的长久努力,也需要管理者和被管理双方协调的统一,各自进行角色的定位。只是现实中人们往往忽略了管理者一方的责任,管理者自己漠视了自身的义务。

  我们渴望秀美的家园,我们向往着凡事弘扬人性化的关爱,但城市的进步依赖全民素质的提高,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及其相适应的市民思想道德理念水平的完善。当我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我们所处的城市在许多方面有很大的差距,许多人的行为要经过长时间的改造时,那么城市的公物设置是否可以有所对应呢?例如抛去易耗之物代之以坚实物品,以易碎的宣传栏换成可供行人休憩的长条椅、塑料的垃圾箱换成木头材质的等等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在我们一次次讨论着城市中诸如占道经营、乱摆摊点、垃圾遍地等不文明现象时,指点着、感叹着部分市民道德素质的低下,管理者是否真正意识到这表面现象之后自身系统存在的问题:缺乏合理的市场布局,缺乏足够的相关场所,缺乏完善的生活后勤保障体系等等。

  我们也曾不止一次的感慨,城管们啊,你们是穿制服的土匪,还是最受冤枉的末端执法者?城管们啊,你们是体制下的怪胎,还是民众情绪的宣泄出口?面对各种各样的评论,可能每人从不同的站位都有不同的观点和认知。

  不过换个角度,我们可以抱怨部分市民乱倒垃圾造成了城市的脏乱差,但我们同样不能忽视倾倒垃圾场所的设置、垃圾回收、运输、处理整个运作系统的滞后甚至缺失,而这些是我们无法强加在市民身上的,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责任和能力。

  我们可以满腹埋怨小摊小贩的占道经营,但如果你真的有心,那就请首先看看他们的脸色,他们是否像某些社会群体那样油光满面、春风得意?那请你再看看他们的服饰,他们是否像名人一般西装革履?不,他们都不是。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下层社会人群,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甚至在某些人的眼里只是可以称为“人”的人而已。他们很多人只是简单地早起晚归为了一天的生计问题而奔波,或许,他们也就是为了活着,只是活着。

  他们没有美容的机会,但他们有吃饱的权利;他们没有衣着名牌的奢望,但他们有更好生活的要求;他们没有开店铺的资金,但他们有要求生存的钱财。

  他们,在某些社会群体开来,社会地位是卑微的。他们栖身在地下室或某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但他们同样也能在蓝天之下;他们见到城管时会如鸟兽散,但他们也有自己哪怕一丁点卑微的权利;他们在街头起早贪黑做着小买卖,但他们也是靠自己的双手光荣的劳动;他们珍惜的点数自己手中的零钞,但他们同样搭建着自己伟大的梦想。因为,这就是他们现在生活的全部。

  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占道经营吗?他们不知道自己影响市容吗?是的,他们都知道。但不过有时候不光连他们,就是我们也会疑惑:他们怎么就影响市容了?这也许是经过多年强势的宣传已让他们被标签化了,自然认为属于社会中影响市容的群体;也许这个命题太大,需要谈论的东西太多,群体的生存、社会的宽容、阶层的流动、法理的正义和人性的感化等等等等,可不是笔者此等人在这儿几句话说说清的。

  总之每每看到这些小商贩们丢瓜弃碗逃避清查管理而一团糟的景象,心中总有莫名的悲哀与痛楚。那嘶哑变形的口头警报,那极度惶恐的神情,那丢三落四颤抖的手,那挤作一团的逃离,瞬间的清场,零乱的一地,凝结的空气……

  也许小商贩的生活就是这样,也许这就是小商贩的生活。

  眼前,一个四十多岁的卖煎饼的女子慌张地拢着工具,一边对身边的年轻人大喊:“儿子,快跑!”是吗?快跑!是的,快跑!!没听错吧?没听错!!!我只记得当时头脑中很清楚地留下了这名女子拉着三轮车和她的儿子逃走的背影,如同“儿子,快跑”的喊声在记忆里至今挥之不去。当时我只是无语地把她们顾不得拿的一些东西带到了他们躲避的角落,然后无语地离开。

  常在想,人的生命和生存轨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是不是每个人的明天包括自己会不会更美好?也常在想,也许我们某个人某一天会失业,也许某个人某一天我们自己也会做起小贩,也许也会有零落的逃跑,也许城市里某个角落也是我们的藏身之地,也许会有散落一地的所谓的梦想,也许……也许很多,也许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了。

  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怎样才能经营?弱势群体的生活怎样才能理顺?他们的生存就是以这种喧闹的结局收场?也许某些部门的人员也应该想一想这个问题,能够真正俯下身来,是否也为易受伤害的人提供可供选择的机会和空间。一味地强力取缔,持久地驱逐追赶,是不是也剥夺了别人生存的权利?他们是被管理者,同时他们也是需要更好生活的需求者。

  他们的地位也许是低下的, 但他们的权利和梦想一样是高贵的。

  为什么不能为他们多打开一点多赚钱的天窗呢?改进工作,疏导下,设立可以经营的集中场所,让我,让你看到他们多一些生活的踏实,多一些拿在手里的钱币,多一些劳累的快感不好吗?也给自己多一些轻松管理的愉悦和久违的尊重,多一些人性的关怀。

  口头中常说,文明形象从身边做起,从我做起。管理者提出了口号,却忽略了自己,缺少了人情的关爱,漠视了现实的存在。如果说忘记了过去就等于背叛,而忽视了现实莫不是一种罪责。

  无视实际生活中的具体场景,苦守僵化的思维模式,追求盲目的超前与浮华,美轮美奂的影像之后,长久存在的是残缺的现实,为城市遗留了另一种人文垃圾,一种无声的慨叹和悲哀。

  风过后,只是散落在地上的碎片还在扎得人眼生疼。

查看评论发表评论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